宣城江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8|回复: 0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复制链接]

496

主题

657

帖子

31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00
发表于 2020-11-23 17:54: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1972年上半年,我们刚留校参加工作,每月工资22.5元(其中了0.5元是粮差补贴)。上班不久,学校领导安排我们当中一部分人去学校农场劳动锻炼。我们在背后说,我们刚从农村劳动锻炼出来不久,又要去劳动锻练?可又不能违了领导意志。刚上班,不能不听安排。
        此前,学校党委书记沈立中(四川人,行政11级,后调任蚌埠市委书记)来我们宿舍对我们考察了一番。过后,我的同伴们对我说,你与他的对话不错嘛(指能回答沈提出的所有问题)。
        去农场的好像是8个人,其中两个女的,还有一个是以前提到过的对《资本论》极痴迷的留美回来的朱姓老教师。
        在农场,由两位学校领导(校革委会副主任和政工组长)的父亲(长年驻守农场)当我们的工头。由校后勤组长安排各项事务。
        一开始,我们5个男的抬石头垒田埂。那是重体力活,可是后勤组长却不给我们足够的粮食。为此,我们就在两个老人面前烧火,说我们实在吃不饱。于是两老人火被烧起来了,发狠说:这个老段(后勤组长)地主(家庭出身)性子又发了?!
        有一次老段到地里看我们活干得怎样,我们就让他试试抬装满石头的柳条筐。他试了一下没抬起来,连说这么重啊?我们趁机要他多拨点大米、面粉来。后来我们就能放开吃了。
        其中那位合肥籍的女同学善厨艺。于是除了米饭、馒头外,什么包子、饺子、面条、千层饼等经常能吃到。那两个老人说,她们会吃,我们几个男的能吃。
        为哄两老人开心,下雨天我们还表演节目给他们看,乐得两人合不拢嘴;农场种了些烟叶,我们将其风干后切成丝,用纸卷好,装进自糊的纸盒,在外面写上“大洪山”(当地一座小山)牌字样。两老人更高兴得不得了!
       有一天,我们休息,其中我们5个人步行去凤阳县城玩。因为5人中的一个女同学家在凤阳县城,其父是县委书记。到那儿应该有10几公里吧,半晌午时才到。后来就一起在她家吃饭。那同学事先与其父说好,不要他参加我们吃饭,免得我们拘束。可是这位父亲还是参加了。过后同学说:我爸真是的,讲好叫他不要上桌,可他还是来了。
        席间这位父亲逐一问我们来自哪里,当他得知我来自白湖农场,顿时来了兴致,询问了一系列问题。因为那时白湖劳改农场属省公安厅管(书记兼场长行政12级,与省厅平级,当然农场本身还是县处级)。后来他说他原先也在省公安厅,在内保处(现另设为国家安全厅)。
        在校办农场去凤阳县城途中,我们还看到了一个保存完好的城池。有高耸的城墙和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有没有城楼我不记得了。从西门进东门出,大约走了二三十分钟。听当地人说,这是当年朱元璋起义后准备在此定都所建。后来定都南京,此处城池就成了多余。我们看到时,只见城池内绿油油一片麦苗在冷清的孤城内泛着绿浪。
        由于我们不断诉求,在农场期间,饭虽能吃饱,可是菜不行,平日里主要是农场自种的蔬菜。这让我们对后勤组长颇有微词。
        有一天,又给我们抓到了把柄。农场养了一些鸡和两只狗。有一天,只见一只狗趁人不备,悄悄钻进鸡窝把未及捡的鸡蛋吃了。这下我们又向两老人烧:老段情愿把鸡蛋喂狗都不给我们吃!火烧过后,我们的伙食就好些了。
        至于老段为何对我们态度转变,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常有农场周边老百姓偷盗农场的产品,靠两老人根本管不了。于是老段就对那位家是凤阳的女同学说:什么时候请你爸爸来我们农场周边转一圈,这样老百姓就不敢来偷东西了。那女同学回说,我才不说呢,说了他也不会来,反过来把我冲一顿划不来。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农场有辆手扶拖拉机,有时请不到人,老段有时就自己操纵短距离运送物品。有一次转弯时不慎被车把手甩坐在了地上,好在有惊无险。自那以后,有什么事又请不到人时手扶拖拉机就由我们代劳了。
        老段这人从本质上说并不坏,只是后勤工作做长了,难免精打细算、勤俭持家就成了他工作的主导思想。而我们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何况对于我们提出的合理诉求,他基本都能予以满足。总的来说,双方都能互相体谅,矛盾终得和平解决。
        那时学校有个农场有几个好处,一是师生都可在那进行劳动锻练,也练好了身体,更不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其次,为学校增加点收入,比如教职员工出差,除按财政部门规定,每天补助5角钱外(到江南7角),还可每天补助一斤粮票。要知道在生活资料匮乏的年代,这能大大的解决基本生活问题!
        那时为了战备,学校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在西院办公楼与女生宿舍楼之间挖了蛮长的巷道式防空洞。其时由学生们挖土,由一泥瓦工师傅砌砖穹顶。洞挖好后,地下水不时漫出来淹没巷道。为此,学校安装了抽水装置,并派专人负责定时合上水泵电闸。可是有时疏忽或水上得太快,难免有时水淹巷道。于是,有人设计了一个自动抽水装置。在巷道内那个容纳地下水的竖井水面置一比井口直径稍小的木板,木板上方安一个电极,再在此电极上方安装一个固定电极。当木板随地下水顺竖井上升,置于木板上的电极与木板上方的固定电极接触,水泵随即启动开始抽水。待水位降低,两电极断开,水泵即停止工作。如此周而复始,再也无需人工操作。抽上来的水则供学校所有人洗涤物品。
        后来每到夏天,防空洞进口大门内就成了学校教职员工家属、小孩的避暑胜地(那时电影院也将其地下防空洞内冷气抽上来注入大厅以降温)。
        由于有初中物理课洗印黑白照片的基础,参加工作后又发挥了此作用。我利用学校的洗印、放大设备,与同伴们洗起黑白照片来。
        从照相器材店买来不同型号的印相纸、显影粉、定影粉等,在暗房里的红色灯光下操作。后来每次用学校120、135相机或在照相馆照的底片就全由自己印、扩照片了。
        那个年代我们每月定粮30斤,根本不够吃。饿很了,我常到火车站找个小门进站或请不相识的旅客用火车票替我代买一张5分钱的送客站台票,然后在月台上的售货车上买一角二分二两一包的不收粮票的旅行饼干充饥;那时每月20来块工资也不够用,实在接不上时就拿上一两件旧衣服到服装调剂商店换个两三元钱以作贴补;冬天的夜晚,在办公室备课又冷又饿时,就在煤炉上烧点山芋吃,或者出学校大门买街边小贩出售的装在状如巨型保温茶壶里的一角五分一碗的辣糊汤喝,而那用来喝汤的大蓝边碗是供多人共用且无水可洗的。
        如今的安财现模大了许多,然而后来的人也根本不知道曾经还有农场、防空洞等琐事。特别是那曾经产出过许多农副产品的农场可能早就移交给了当地农村了吧?尤其是如今的学校师生能想起当年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1957年2月24日,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之党的教育方针也可能不多了。不过往后我们国家又将重视这项工作。愿此举前景广阔,前途无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宣城江南论坛 ( 皖ICP备17022277号 )

联系QQ群:10880711    广告招商电话:13305635125

皖公网安备 34180202000386号

Powered by 宣城江南论坛 © 2013-2019

友情链接:滋美肌面膜陶瓷机械设备打桩机无锡纹绣培训石棉胶管雕白块陶瓷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